李国庆俞渝深夜互撕:公归公 私归私-天津新闻资讯网天津新闻资讯网

新闻资讯
天津新闻资讯网

李国庆俞渝深夜互撕:公归公 私归私

李国庆俞渝深夜互撕:公归公 私归私 图片来自微博图片来自微博

  我大致翻了翻双方的爆料信息,却不愿过多沉溺其中。在类似的“公共人物私人事件”中,我们应该尽量审视公共价值,而不是窥视八卦隐私。   

  首先,我要反驳的是“再也不相信爱情了”。不用嘲笑“庆渝撕”,其实这是不少家庭的真实写照。只不过当他们是名人身份,当这些花花絮絮乘上互联网的大风,只需一点星火,便轰地燃烧起来。   

  细究起来,双方唇枪舌剑中,很多都是气话。比如,俞渝称,“你绑架我二十年了,我受够了,你滚开!”而李国庆也很快回应,“我为儿子忍受23年。”

  听听,这是多么可怕的控诉。曾经在公开场合频频展现的“恩爱夫妻”,竟然各自宣布:自打结婚初我就在忍受你。要知道,他们结婚是在1999年,满打满算也就20年而已。如果一开始就被绑架、就在忍,那估计也很难做成“患难夫妻”。

  凡是夫妻吵架,就不会有赢家,更不会有道理。

  再比如,面对“绑架二十年”之说,李国庆又反唇相讥,“你直到去年还到处说我是天下最好的父亲”。所以,这就好比舆论圈的爱情,秀恩爱本身可能有着感情之外的动机,我们不必过于沉溺。

 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哪怕你家有万金。请依然相信爱情,请依然相信婚姻。就像公司一样,婚姻和爱情,也是需要用心经营的;它的爱值,也如市值一样,会起起落落。成事在天,更在人。

  2.不要因“庆渝撕”而否定“夫妻店”

  自从李国庆、俞渝开撕后,一种观点就出来了:夫妻千万不能一起创业!

  这种观点,和《中国合伙人》上映后,随之流行的“兄弟不创业,创业无兄弟”的逻辑是一样的。但可惜都不成立。

图片来自微博图片来自微博

  一是,李国庆和俞渝的婚姻走向了失败,但是他们创业并没有失败。单从财富上讲,哪怕是折腾到现在,他们依然都是亿万富豪,10月10日,胡润百富榜揭晓,李国庆刚以53亿元排名793位。至于当当,虽然经历了“退市私化”,依然是业内龙头。

  二是,夫妻店成功案例有很多。比如1994年结婚的潘石屹和张欣,1995年共同创立了SOHO中国有限公司。无论是企业还是夫妻感情,都没有爆出异样。再比如身价千亿的顺丰王卫,曾不止一次公开感谢妻子,“她在我得意忘形时,不断泼我冷水,让我保持清醒和冷静。”

  其实,不管是兄弟创业,还是夫妻创业,从来都是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的规律。我们不必因此否定夫妻创业或者兄弟创业。如果你连伴侣或者兄弟都不相信,又该相信谁呢?   

  反过来说,夫妻搭伙过日子,可不就是创业吗?每一对夫妻关系,都是创业关系。关键是看,除了财富,你们在创业中积攒爱,还是恨。

  回首当初,1996年,32岁的李国庆和31岁的俞渝在纽约相遇。彼时,他们一个是北大才子,一个是纽约大学MBA。当时,二人一个在出版领域摸爬滚打10年,一个在华尔街学习奋斗了10年,二者的结合,且不说感情,单从事业上看,就堪称完美。

  但或许正是因为彼此太像合作伙伴,而注定了今天的分崩离析。我们能总结的或许是:到底因为爱情而开启一段事业,还是因为事业而开启一段爱情。

  3.从爆料中找到与公共利益相关的议题

  事实上,除了“你说我是同性恋,我说你是武则天”的互爆隐私,双方的爆料中,都透露了一些明显与法治不和谐的信息。

图片来自微博图片来自微博

  比如,俞渝多次提到李国庆的体制内朋友,包括“杨司令、顾部长、段司长”等,称李国庆经常带着“体制内高参们”去“洗浴中心”,“拍马屁”投资“官三代”电视剧,并且有相关汇款单记录。

  那么,问题就来了:“体制内”的身份,配上“洗浴中心”这种地方,是否涉嫌违反八项规定,甚至是变相受贿呢?再进一步说,李国庆之所以如此讨好这些“高参”们,背后究竟怀揣怎样的目的,又以怎样的手段实现?

  这才应是令人浮想联翩,甚至是令人担忧的。因为这有可能触犯法律,涉及不正当的市场竞争和权力腐败。

  又比如,俞渝还提到,李国庆哥哥吸毒嫖娼,六进六出监狱,“每次进监狱,我就松口气,不用接电话,丰台、广州捞人”。“捞人”一词在汉语文化里,本身就非常暧昧。如果这是真的,那这里是否潜藏一些不正当交易呢?

  再比如,李国庆在回应中警告俞渝“不要通过区政府干预司法”,这句话的背景虽然是双方离婚的事儿,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干预司法本身就是违法和违背权力伦理的。

  诸如这些,才是和公共利益密切相关的。

  鸡零狗碎的家庭琐事,说到底也只是夫妻个人恩怨。但是二人撕扯中无意透露出来的一些额外信息,却毫无疑问牵涉了公共利益。

  所以,围观一场“家庭矛盾”,尤其是公众人物的家庭矛盾,当我们从中看到了公共议题和公共利益时,切不可让花边和八卦淹没这些关切。

  舆论场具有公共属性,当个人私事跌进来的时候,本身是一场被动的“公器私用”。如果我们再不握住这当中的一些“公”,那真的是纯粹浪费眼球和口舌。

  □与归(媒体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