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故事1:人类体内竟然有两个心灵?-天津新闻资讯网天津新闻资讯网

新闻资讯
天津新闻资讯网

我们的故事1:人类体内竟然有两个心灵?

我们的故事1:人类体内竟然有两个心灵?

  文/Tim Urban   译/Sprittte

  来源: Wait But Why(ID:wbwtimurban)

  译者注

  像大多数人一样,Tim Urban为一些事情感到困惑。

  这次找上门的,是下面这两件事情:

  困惑1. 社会里的人都在长大,可作为一个整体,社会好像在变得幼稚。(可以看看最近的美国政治和香港政治)

  困惑2. 他想写篇关于“困惑1”的文章,关于社会,关于人群,关于媒体,关于政府。然后所有朋友都劝告他:千万别,不值当。(会被喷)

  “我们的故事”专题系列文章(The Story of Us)想切入到我们真正的故事中,从生物基因角度出发,聊到集体与个体关系,探究现在的社会和政治体系究竟是什么样子……凡此种种,肆意漫步在这琳琅满目的世界里。说不定,有那么一两个截面,也能触碰到你的困惑,启发到你的思考。

  让我们开始第1章:

  光与火的大战,

  看看人类身体内部的战争。

  特别鸣谢本文译者| 

  “我们的故事”系列  Part 1 力量的游戏

  “There is a great deal of human nature in people.“

    —— Mark Twain 

  “人们身上充满了人性。”

  —— 马克吐温

  第1章:光与火的大战

  The Great Battle of Fire and Light

  动物世界是一个充满压力的地方。

  可问题是,动物世界并不是一个真正属于动物的世界——它是一个属于万亿条基因的世界,其中的每一条都决绝地渴望着永生。在这个无时无刻不在从秩序化为混沌的宇宙中,任何事物想要永生,都得经历持续的恶战,更别说一串精致复杂的遗传密码了。因此,地球上大多数的基因都没法撑太久,在这场永生竞赛中,天赋不够的选手们早就出局了。今天还存活着的基因都是奇迹中的奇迹,在驱动力和天赋的排行榜上双双冠绝全球,这些难以置信的生存专家,已经快绵延40亿年了。

  动物只不过是这些叛逆基因搞出来的小把戏,是容纳基因并帮助它们永生的临时器皿。如果基因能对动物说话,它们大概会下达几条简单的指令

  但是基因没法对动物说话,于是它们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来控制动物们:在它们身上安装专用的生存软件

  在简单的动物身上运行的,是一套基于动物本能的全自动程序。而对于复杂一些的动物,生存软件还包括一系列的感觉插件——某些高级的行为控制工具,比如用疼痛来惩罚,用愉悦来奖赏,以及各种情感来操控。

  通过上下滑动它们的感觉控件,动物生存软件有了一套灵活的缰绳,可以使动物的目标与基因的目标完全保持一致。

  基因需要动物尽可能节省能量,所以软件的默认设置就把“疲惫”调得很高。

  一切顺利的时候,软件在后台以节能模式运行。可到了一个时间点,动物的能量还是会消耗完毕,于是软件会自动换档,将“饥饿”稳固上调到比“疲惫”还要高。

  基因需要其栖身的动物能够保护它自己,所以当监测到危险的时候,软件会放大“恐惧”的感觉,而如果动物做了使自己受到伤害的事,软件会给它的肉体一个“疼痛”的惩罚。

  可世间茫茫万事,基因最看重繁衍。因此,每当基因看到了交配的可能性,它都会把“发情”滑钮飙高,飙到盖住所有其他感受。

  地球上的生命是一场漫长的历程,临时的动物容器把基因传递到新容器里,仿佛一场无尽的接力赛。这是套怪异的生存系统,但迄今为止,它还挺管用的,至少对那些还活着的基因来说。

  这对基因来说,效果很棒。但是对动物来说,压力很大

  问题是,基因本身是没有生命的,它们只是一股自然的力量,而自然之力从来不diǎo任何事情。重力想把物质挤到一块儿,所以它这么做了,它对被压扁的原子的状态毫不在意。如果太阳中心的氢原子承受不住这挤压了,它们会聚变成氦原子,重力一点都不在乎。凑巧的是,原子也不在乎。在太阳的中心,谁也不在乎谁,所以一切也还凑合。

  基因就像重力,它们不在乎。它们想维持永生,于是它们冷酷地追求着这个目标,就像重力让恒星里的原子坍塌一样。正如恒星中心的空间是有限的,在动物世界里,资源也是有限的——有限的土地,有限的居所,有限的食物,有限的伴侣,这让基因的事业成了一个零和游戏。一个物种的幸福,几乎永远是建立在其他物种的痛苦之上的。就像重力一直在无情地挤压,基因也有着无情的贪婪:一个成功的物种会不停地繁育和扩张,直到它耗尽优势为止。

  当有一股无情的力量消耗着有限的资源时,总有角色要让步。在星星中,原子让步,聚变成更大的原子。在动物世界里,动物物种会让步,要么突变为全新的物种,要么灭绝——而灭绝才是常态。

  基因就像重力,可是动物并不像原子。

  狂野的进化旅程赠予了动物们一系列的求生诡计,比如情绪,主观经验,和高等感情。这意味着,动物迥异于恒星中心的原子,因为这些原子并不会痛恨被挤压。

  对基因来说,动物的痛苦只是一个有用的工具,所以动物世界里充斥着痛苦。基因没有高等原则,动物世界也没有——这里没有权利,没有对与错的概念,没有对公平的计较。每天早晨,动物们从这台宇宙高压锅的炙热中醒来,进行一场它们从没报名的必败之战,情况大概就这样了。

  至少,以前的情况就这样了。

  几百万年以前,栖息在某群猩猩里的基因开始了一次奇妙的创新,它们尝试了一种从未生效的动物容器升级:超级智能。之前的基因都略过了这项升级,因为超级智能需要巨量的能量来维持。这就类似于,你在做一个小买卖,然后去考虑要不要雇佣一名拥有稀缺技能的员工,年薪100万美元。这位员工有多厉害不重要,因为对于一个现金紧缺的小生意来说,没人能值100万美元一年。无论如何,这些猿类基因还是尝试了一下。

  它们进化出了一系列的人科物种,他们都灭绝了,除了一支——活泼的一支,被称作智人。对他们来说,智能上的进步成为了一种重要的生存利器,于是他们的认知能力急剧增加,发展出来一套其他动物从没有过的崭新工具。就这样,进化上的一个意外,让人类获得了超能力

  他们获得的第一种超能力是理性。理性使人类能解决复杂问题,发明新奇科技,设计精密策略,并且能基于环境的改变,对自己的想法进行实时的调整。

  理性丰富了人类思考,带来了细节和逻辑。理性也影响了人的动机:通过区分真实和虚假,真理成为了人类的一个核心追求。

  人类获得的第二种超能力是想象力。编织故事,讲述故事,幻想从未抵达之地,人类是第一种能做到这些的动物。

  和交流结合起来,想象力的强大才真正凸显。现在,通过一些充满声响的复杂语言,人类有了与其他人类交流的魔力。人类语言即是人类共同的想象。交流加上想象,就是为什么人类能进行全局思考并且做出长期计划的原因。

  理性和想象力交织在一起,会带来一些更不可思议的体验。如果没有想象力的话,动物便很难发觉这样一个事实:其他的动物个体也能生动完整地经历生活,和自己别无二致。它们便无法设身处地为其他动物着想。而如果没有理性,这些动物就很难运用逻辑归纳出这样一个结论:它者的生活与自己的相比,同样有价值,它们的痛苦和享受也同样真实。

  于是,这两种超能力催生了第三种超能力,一个让人之所以为人的超能力:共情

  共情的到来也唤醒了一系列其他的力量,比如同情,内疚,怜悯。最重要的是,伴随着“所有动物都有价值”的顿悟,正确与错误的概念诞生了。

  这些超能力在人类大脑中生了根发了芽,成为了生存软件的强力补丁。

 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奇妙的事情。

  最奇妙的,是这些新生超能力毫无征兆的副作用。每种超能力都释放了一股可观的心智潜力,三花聚顶,合而为一,它们在大脑中凝聚成了一团耀眼的光球

  这光球清澈,明亮,充满力量,就仿佛是有了自己的意识——属于这个人类个体的意识,属于旁边这套古老软件的意识。人类大脑终于形成了自己的心灵,开始为自己着想。

  在此之前,早期人类的头脑与所有其他动物的头脑一样,臣服于基因的意志,受控于古老的生存软件,只抱有一个目的:基因永生。但是这个新的心灵却迥然不同——它伫立于生存软件一旁,完全独立运行。

  这个新来者,这个心灵中的心灵,不仅仅拥有属于自己的思想,它甚至能否决基因的意志,推翻软件的控制,从而驱动人类行为。

  有史以来第一次,终于有只动物,不仅仅只是一只动物了。

  我们就把我们古老的生存软件,此时此刻仍然活跃在你我脑中——称作“原始心灵”。然后就把这个先进、独立、崭新的意识称作我们的“高等心灵”吧。

  你随便去跟什么人聊聊天就会发现,一体两心是种古怪的场景,尤其是这两个心灵经常闹别扭的情况下。

  高等心灵充满理性,很讲道理,想法也比较周到。他的魔杖上镶嵌着高等意识之光,当你脑中的主驾驶座被高等心灵占据时,这光会用明晰的自我意识填充你的头脑。高等心灵的大脑中流动的是智慧,心中发散出的是共情与爱。当高等心灵主导你的思考时,这些美妙的光线填满了你的脑和心,让它们散发出象征高尚的温暖辉光。

  大多数情况下,高等心灵坐在控制面板的右侧,陪伴着三种超能力,一边吸收它们的能量,一边用自己的意识反哺它们。

  当他为自己的存在苦思冥想时(他有时确实会为此思索),他会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错误,他是不是被扔进了一个错误的脑中。因为他早就察觉到,在他搬进来以前,这个房间里就已经住着一位居民了,对,说的就是他旁边这团一直忙个不停的小橙球。

  长久以来,高等心灵已习惯将原始心灵视为一只不那么聪明的宠物。但是他也理解,为了让整个系统正常运行,允许原始心灵获得它需要的东西也很重要,而且只能允许一部分。原始心灵贪婪成性,可以说是朽木不可雕也。高等心灵汲取了之前的教训,明白他必须约束好它。作为房间里唯一的成年人,高等心灵十分努力地监管着原始心灵,他想确保它的行为合情合理,与整体的计划一致。

  与此同时,原始心灵根本就不知道高等心灵的存在。要记得,原始心灵是套由进化编制的软件,是单纯为你的基因的意志服务的。它手中紧握的,是你的原初火焰,是你的动物基因想要生存下去的绝对意志。

  原始心灵一点都不在乎你,就像重力一点都不在乎原子一样。它只是个卡车司机,把一些贵重货物从一个地方运送另一个地方,而你只是那辆卡车罢了。它对这卡车唯一在乎的是,在永恒旅途的这个片断中,卡车的燃料千万得够用,千万可别出车祸,没了。原始心灵在你脑中的位置越显著,你就离一个独立的个体越远,就越像一台被自动化程序控制的卡车。

  这儿有两个心灵,你却只有一个大脑。没办法,他们必须加入一场持续的权力斗争。当高等心灵在位时,他的魔杖就能用自我意识将整个房间点亮,将原始心灵的愚蠢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,杜绝它偷鸡摸狗。

  可当时运反转了,原始心灵的火把便随着它的权力一同增长,房间就变得浓烟滚滚。烟越浓,高等心灵的光芒就越黯淡,他与人类的联系被斩断了,就很难发挥他应有的作用

  他的自我意识被烟雾遮蔽了之后,这个人也并不会认识到,他的心智已经移交到了自动化程序的手中,这让高等心灵重掌控制权的道路十分艰难。这时,人类就会陷入困境中,也会陷别人于困境中。

  人类境遇,就是这两个心灵间永无休止的斗争。这场斗争是人类历史中所有事件的幕布,也是一切今日所发生之事的背景。这是我们时代的故事,这也是所有时代的故事。在这个系列中,我们会探索各种光怪陆离的角落,无论我们去到哪里,请务必记得,

  这场光与火的大战

  (Wait but Why的作者Tim Urban 是一个专注于写专题式深度长文的博主,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强烈推荐的科技博主。他写的AI文章是全世界转发量最高的。他的粉丝还包括: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,Facebook COO谢丽桑伯格等。Tim也是TED演讲平台上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演讲者之一,其中点击率最高的演讲是:《拖延症候群的内心世界》。译者公号 “龙石岛”(ID:thedragonstone))